作者: 孟芮雅,阅读专家

今年四月,希儿森首次举办了 “美室美乐欣赏会”——一场为了支持4月自闭症意识月的音乐会。Carole Gabay 在本次音乐会中作为女高音献唱,她曾获得法国音乐学院一等奖。她的儿子 Jonathan 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。Carole 接受了学建的采访,和我们分享了她在这次音乐会筹办过程中扮演的角色,以及这场音乐会为什么对她来说意义非凡。

缘起

8岁时,一位已故爷爷的朋友告诉我父亲我很有音乐天赋,并送了我一架钢琴,于是我的父母送我去音乐学校进修,但渐渐地我发现我和音乐之间的联系不是通过手指。16岁那年,我的叔叔娶了一个对我的音乐之路非常重要的姨妈,她介绍了一个声乐老师给我。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契机开启了我的歌唱生涯。

27岁那年,住在巴黎郊外的我当时去参加了一个地方音乐学院的试唱,然后立刻就被录取了。我在许多朋友的婚礼上表演过,还和一群业余歌唱家一起参演了法国轻歌剧,但我不想让我的生活完全围绕着歌唱事业。

就在我拥有成功的事业和两个可爱的孩子时,我发现了 Jonathan 的问题。

2007年2月,丈夫回到家告诉我公司要派遣他去日本工作,这时我们俩的事业都走出了国门。

Carole在上海

当我搬到上海,我在一个音乐学院张贴了一则广告,开始尝试联络其他音乐家们。我和 Pascal 就是这么认识的,他是一个来访中国的钢琴家。我们决定一起创作,后来又有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加入进来,如今人们知道我是一个歌唱家。我不断地扩大我的人际交往圈子,认识了很多不以音乐谋生的音乐人,但他们都很有才华,也很愿意演奏,其中就包括 Patric。(他在美室美乐欣赏会中演奏大提琴)

我是在一次演出中认识 Alex 的(他在美室美乐欣赏会中演奏贝斯)。我收到一条我在上海认识的指挥家发来的信息,询问我是否可以在他下周的莫扎特安魂曲音乐会中演唱。他的中国女高音临时退出了,所以我只有一周来准备演出。我去参加排练,Alex 给了我很大的帮助。我们聊了彼此对音乐的志趣,我发现他非常适合做我的音乐搭档。

“美室美乐欣赏会”是怎么由来的

在和一些音乐家合作演出之后,我产生了举办慈善音乐会的想法。每年我都会为支持肌肉疾病研究的法国庆典献唱,而我每年都会与 Pascal 和 Patrick 一起举办两场音乐会,我们也有了固定的表演节目。我们把大部分收入都捐赠给了慈善机构,在春季的音乐会筹备中,我们想和另一家慈善机构合作。我在上海扶轮社有一个朋友,他建议我们和他们合作举办一场音乐会。由此我才联系到了安德鲁先生希儿森.

Jonathan 与音乐

当我的大儿子还小时,他对我的占有欲很强。一天他看到我在一家疗养院演唱,中途他试图上台。我问他怎么了?他告诉我:“台下有这么多人在看你,我不想让他们觉得你是他们的妈妈”。对他而言,母亲的歌声只属于自己,他会用这种方式表达它。而 Jonathan 不能用同样的方式表达,但我认为他会有类似的感觉。

Jonathan 喜欢音乐; 他只要听到音乐就会很激动。最近他已经进步了许多:他更安静,也更加镇定了。12月时,我被要求在日式舞会表演,Jonathan 也过来参加。整场演出他都很安静也很专心。

【钢琴家 Pascal 在提升自闭症关怀意识主题音乐会上演奏了“莫扎特钢琴奏鸣曲 n.16 K 545 – 第一乐章” 】

之所以演奏这支曲子是因为 Jonathan 非常喜爱它。春节过后我带他去看了一场基于莫扎特歌剧的摇滚音乐剧,他在观看过程中表现得非常安静和守规矩。我的母亲在 Jonathan 从不关心的儿童用品仓库里找到一本关于莫扎特的书送给了他。过了一阵,保姆告诉我丈夫“那本书里有一个 Jonathan 特别喜欢的东西”。他会为了听一支曲子一直按一个按钮,这首曲子就是莫扎特钢琴奏鸣曲。随后一个月,回到巴黎,我和 Pascal 一起排练并录制了这周奏鸣曲给他,作为他的生日礼物。直到现在,每天晚上他都会听着它入睡。

很高兴在音乐会现场看到很多我认识的,也认识 Jonathan 的人。 看着他穿戴整齐入席,坐在那听母亲演唱,我和他父亲都非常激动。现场也有很多他认识的人,每天在学校见到的人。我和他说这场音乐会是为了和你一样的孩子举办的,每个人都戴着希儿袖,这非常振奋人心。但这场音乐会不只是为了 Jonathan,而是为了整个社会的自闭症关怀意识的提升。

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有关希儿森的信息并想要参与其中,请访问 www.xiersen.org 或关注希儿森的微信 Xiersen_NGO。

Follow by Email
LinkedIn
Share
Weibo
WeCha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