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鲁安琪和卡特丽娜

2004年,丽娜和她的丈夫第一次来到上海。他们此前都在乌克兰学习汉语言文学,之后选择到上海外国语大学继续深造。在获得中文硕士学位后,她先后在一家国际贸易公司担任翻译和采购经理。然而,她并不快乐,也不满足。她当时已经有了女儿(她的女儿Zoya今年6岁),因此她决定去英国德比大学(Derby University)攻读心理学证书。为人父母之后,她对发展心理学越来越感兴趣。

作为一名母亲,我面临着很多挑战,”她说,“我们的女儿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:她睡不好觉、挑食、经常发脾气、有分离焦虑症等等。我当时希望学习能帮我找到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,让她快乐地长大。”

完成学业后,丽娜一家三口搬回了上海,她开始找兼职工作。此前,她做过家庭教师,喜欢在学校学习教育学,因而她寻找了教育相关的工作。

她一个朋友的儿子参加了学建的全日制特殊教育项目,他推荐丽娜去申请实习。丽娜一边在家陪Zoya, 一边每周志愿花几个小时来支持这个项目的工作人员。“做了一周我就觉得这是我想要的工作”,丽娜卓有兴趣地说道,“我很欣赏专家和项目团队所做的工作,并且我也全身心地去吸收我能得到的干预信息。”

第二年,她被学建正式聘用,为一个3岁的男孩提供一对一支持。她很喜欢这个小男孩,她说: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这个不说话的学生是如何说出他的第一个单词‘cookie’的,我当时开心得都哭了!”

通过对这个男孩的干预,丽娜了解到应用行为分析(ABA)。她对此深感兴趣,“我立刻意识到这将是我继续教育的下一个目标。”她看到了它可能带来的影响,并受到了一位同事的鼓励。她的同事是一位通过委员会认证的行为分析师(BCBA)。丽娜希望获得注册行为技术员(RBT)的认证。接下来让我们期待更多故事!

现在丽娜是学建的一名注册行为技术员,帮助2-7岁的孩子,并培训父母的行为管理技巧。 

在母亲节来临之际,我们采访了卡特丽娜。在为人母的过程中,她受到激发成为了一名专家。我们想要问她一些关于养育孩子和支持家庭的问题。

Zoya如何参与到你的干预实践中呢?

Zoya去过学建几次。

我记得Zoya花了一整天时间帮助我,为一个全日制项目中的孩子提供早期干预。她非常认真,表现得像个姐姐。当看到学生哪怕是一个微小的积极反应,她都会高兴得欢呼。我把女儿树立为同龄孩子的榜样,她也很自豪能成为妈妈的小帮手。

我希望这段经历能帮助我的女儿理解周围人的需求。我也认为Zoya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或专家!目前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兽医或艺术家,但是未来谁知道呢?

 

做母亲的经历如何影响你与孩子的相处方式?

我只和2-7岁的小孩一起工作。当我和他们互动的时候,我认为做母亲的经历给了我更多自信。我不怕孩子发脾气;我自己经历过好多次。也许做母亲的经历能让你更关心孩子,更专注于孩子的成长,因为你希望其他老师/专家如何对待你自己的孩子,你也会以这样的方式去对待你的客户。

 

做母亲的经历如何影响你与孩子父母的相处方式?

我试着努力照顾父母的心情。我知道人们很容易陷入内疚的陷阱,把孩子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归咎于自己;这是一种极具摧毁性的感受。我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对父母评头论足。毕竟,我们都想要释放压力,过得更快乐。

 

作为一名干预专家,你认为妈妈们最需要听到什么?

对于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,我会告诉孩子的妈妈,孩子的成长方式不一样不是她们的错,总有办法让事情变得更好。

对于那些“正常发育”但有问题行为的孩子,我想告诉孩子的妈妈,设定界限、让孩子承担错误行为的后果并不意味着你不爱孩子。相反,这意味着你有足够的爱来坚持到底,意味着你想要培养一个负责任、理性和独立的人。

 

作为一名母亲,你认为专家,尤其是那些没有孩子的专家,需要牢记什么?

我会鼓励专家们记住,有机会要多赞扬孩子们的妈妈。向她们展示你的同理心和对她们在家所做贡献的认可,多关注积极的方面。

 

很多时候,不仅是孩子需要支持,母亲也需要。
Follow by Email
LinkedIn
Share
Weibo
WeChat